怎样观察一棵树(下)

主讲/Adel

时间:2017年1月7日
地点:上海艺术书坊

Adel是这本书的翻译。Adel今天讲了两个部分,一部分是关于这本书是怎么来的,中文版是怎么来的,另外是关于个人欣赏树木的一些体验。

wps15.tmp
《怎样观察一棵树》原版

Adel:这本书的原版,封面是银杏和他的果子。我最初看到这本书是在2012年底,是老余他翻译给我一个样稿,问我这本书是否感兴趣?后来从2013年年初开始翻译,我自己估计了一个时间,但开始翻译后我发现,这本书从内容上来说比较专业,所以很多东西需要不断通过Google,或者相关书籍确定。最后花了大概10个月的时间来翻译这本书。翻成之后这本书就没有消息了,一直到2015年,书在编辑部内部走完一个流程,需要我最后来审阅一下。审阅中也发现第一次翻译有一些错误,在这个时候纠正过来,但很遗憾,到最后成书出来,还是免不了有错误,大家会可以反馈。

这本书是2016年上半年出来,我是2016年11月看到这本书,关于中文版的诞生大概就是这样子。

2015年10月时候的一张照片,是我的工作照。

wps26.tmp
Adel工作照

介绍一下我自己,豆瓣上我ID叫做Adel。我本人的专业是英语,本科英语,研究生阶段方向是语言学,不是专门研究翻译的,但是我个人是从2006年左右开始陆续做一些翻译工作,包括我后来毕业之后的工作也是跟翻译有关的。

但是所有这些都属于商业类的,比如金融、法律、制造业。真正关于植物的翻译是从上一本书开始。我跟商务印书馆合作了两本书,第一本书叫《我的花园》,这篇文章就像我们自己作的日记一样,记录了自己种植的一些蔬菜自己吃掉,他鼓励大家用环保生态的方式生活。

而这一本书就很不一样,首先文字作者他本人在植物园工作,他做植物园科普工作,沐浴斯金特(音)植物园,他本人也长期为各种报告杂志做专栏作者,写一些科普文章。他长期观察弗吉尼亚州的植物,编辑成素材。观察方法上面他提到了更多的树,不止10种。就我个人来看,这本书是比较专业的。

但是我本人在植物方面,充其量只能说是一个植物爱好者,可能植物一些名词方面翻译的不是那么准确,这在豆瓣上已经有人跟我提出过,我也觉得非常惭愧,我希望不要因为这些小的错误影响到大家的阅读体验,瑕不掩瑜,这是一本非常好的书,希望不要因为我的翻译影响到大家。

我自己作为一个植物爱好者,有很长很长的历史了。我认为植物爱好者里面也有不同的流派,我以前是比较抵触的,但大概两三个月前我突然就开始在阳台上种花,有些球根、宿根植物,如果你喜欢这样的植物,想要观察它们,这是比较容易做到的,你可以每天去看它的成长,每一天的变化。但是树不一样。

摄影党是喜欢拍植物,用相机记录植物最美丽。还有驴友党,比如说长白山、新疆、云南,云南是一个植物天堂,但很遗憾,我唯一一次去云南的时候没有赶上花期,是在5月份,所有的花还在睡觉。如果大家有机会,可以在大概六七月份的时候去川西和云南西北部和西藏南部,但很遗憾,至今都没有亲眼见过。我自己其实算是一个图片党。会在网上看很多的图片,看别人拍的一些图片,实在觉得很喜欢了,我会存下来,就这么慢慢地存,我的电脑里面存了大概有100个G。

还有一类属于物候记录党,根据季节的变更,会到家附近或者公园里面做一次细致深入的观察,然后把自己所看到的记录下来,形成一份一年物候变化的记录,这也是非常有意义的事,观树其实只是一部分,可以是花,草,鸟,可以是各种昆虫,它们都会在一年四季发生变化。

另外一类属于钻研党。我自己总结出来的还有一类是看图识花党,我觉得虽然没有机会看到真的花,但是在网上会看到一些大家不认识的花拿过来请教,我就是做一个植物鉴定的事情,其实这本身应该更加专业的专家来做,但是对于我来说是一种乐趣,所以我也长期坚持在做。

曾经有一段时间我在踏行花植物辨识版做过版主,所谓的工作就是帮人家认花,后来在豆瓣上也会偶尔看一下,总之关于我自己大概就是这么个情况,我很喜欢图片,没时间出去观察更多的实物也算是我比较遗憾的一个地方。

在翻译这本书的过程中,我自己也不断地学习,也受到激励和鼓舞。

下面一个章节我们来谈一谈,观察树的事情。这张图是我在我小区里面拍到的鹅掌楸,据说是杂交鹅掌楸,颜色偏金黄,更加艳丽一些。在我小区里面,鹅掌楸大概有两颗。

wps27.tmp
鹅掌楸

我们来看一下书里面提到的弗吉尼亚州最常见的十种树木,在上海我们看得到吗?其实只有两种是能够见到的,第一种是银杏,一种是荷花玉兰。在四平路两边种了很多的银杏树。荷花玉兰相信你们的小区里面都会有的。

另外八种树是北美树种,在中国没有引进,但有一种上海可以见到,在上海叫红花槭,在上海静安公园种了几十颗,很容易找到。红花槭我拍到的是三月中旬,是花期末期开始结果的时候,树上颜色是刚刚长出来的时候。春天开花比较早,有红的颜色,跟树干的银白色形成一个对比和反差。

wps28.tmp
静安雕塑公园里的红花槭树

其他的七种树木不是那么容易见到,大叶水青冈,名字的翻译是我自己翻的,因为数据库里面还没有正式的中文名,可以对照着书上对大叶水青冈的描述来观察山毛榉,总结出相同和不同的地方。另外是一球悬铃木跟二球悬铃木,其实是非常相似的。

下面一种黑胡桃,是胡桃树,跟核桃是一个属。在我们中国南方会比较常见,东北那边有一种树叫胡桃楸,主要是用来做家具和木材的,还有一种叫山核桃。

北美圆柏跟我们常见的圆柏是一种,小灌木半米高的样子。圆柏有两种叶形,一种是鳞叶,一种是刺叶。这里说到的红花槭不是那么常见,我个人只是在静安雕塑公园见过,在延安西路绿地也有,但不是特别大,我也不知道在什么位置。

北美鹅掌楸在中国不是很难见到,但是鹅掌楸跟杂交鹅掌楸,现在在公园里面应该是可以找得到的。

美国白栎是栎属植物,在中国常见的是麻栎,园林应用比较少,我在上海植物园也见过。近两年我知道娜塔栎,裂片形状比较漂亮。

北美乔松是松属的植物,在中国如果找到类似的,就是日本的五针松,在小区园林里面绿化用的,一般也不会太高,针叶会比较密集。

观察树木就要找自己经常见到的树,那树木哪里找?我个人觉得就是小区,然后外面的路上,还有公园里。我把一些高度比较低一点的树,便于观察的树放在前面,比如像桂花、紫荆、紫叶李、垂丝海棠、日本晚樱,这大概都是两米左右的高度。望春玉兰比较高一些,最低的花也在头顶以上。

wps29.tmp
望春玉兰

福州路两边种的就是法国梧桐,这在上海属于最常见的行道树之一。香樟也是很常见的,还有无患子,到了秋天叶子会变成黄色所以种的很多,是一种落叶的树。复羽叶栾树种得很多,开花的时候花比较明显,是黄色的,一大丛的花。后面会结果。

到了春天,进到公园里面,可能看到的就是姹紫嫣红的样子。公园里面仔细找,会发现跟平时不一样的树,住在公园旁边,如果有这样一颗不常见的树,也可以把它作为一个观察的对象。还有中国传统的树木,比如木绣球在春天的时候开花也非常得美。

另外是选择一些比较容易观察到的部位,比如说大家常常忽视的树的树皮,树干上的树皮,因为不是那么起眼,就可能每天都忽视了。其实树皮也有很多的学问,,有些人通过看树皮就能轻易分辨这是什么树,这属于我比较佩服的一类人。

最后我就跟大家分享一下,在过去一年里面,主要是在春天的时候,我看到过的一些树。在我住的小区里面,三月初望春玉兰和白玉兰开花了,白玉兰花期要晚一些,它们结的果也会有所不同。白玉兰是又瘦又长的,望春玉兰比较短粗一点。开花的时候两种玉兰看起来是比较相似的,但长了树叶之后就能看出树叶尖端是有区别的。

另外一种很常见的树是乌桕, 5月初会开花。到了6月初就有一些叶子陆续变黄,变黄之后又会变红,所以在秋天的时候我们能够看到很多种颜色的乌桕,有绿色、有黄色,黄中泛红,甚至于全红、深红色。

wps2A.tmp
乌桕的叶子

我拍到一种比较漂亮的行道树是苦楝,在闸北区的阳城路,春季开花的时候也不是特别得显眼,但仔细看可以看到紫色的小花是非常精致的,秋冬落叶之后,会挂着一串串果实,是黄色的,会有小鸟过来吃。

wps2B.tmp
苦楝树的花

另外是我在公园拍到的一些樱花,在春天最值得期待的花就是樱花了。樱花会有不同的品种,这颗在大宁灵石公园拍到的,可能是福建山樱花,也有可能是一个园艺品种,但肯定是有福建山樱花血统的。

wps3C.tmp
可能是福建山樱花

还有辰山的何津樱,属于开花比较早的一种樱树。还有静安雕塑公园的大寒樱。大寒樱这样大规模种植,在上海也只有这个地方。我当时是附近工作,所以上班会路过这个地方。

wps3D.tmp
静安雕塑公园里的大寒樱

另外一种很美的开花的树叫豆梨,跟我们吃的梨子是一个树种,但主要用途是观赏。这种树在上海植物园,在虹口区的小区,还有复旦大学我都曾经见到过,这都是开花全盛的时候,非常漂亮。

wps3E.tmp
豆梨

另外就是染井吉野樱,在日本也是最常见的一种樱花,也是我们种植数目最多的。

最后一种可能大家没有见到过,是在徐家汇公园,我这里写的银荆,熟悉一点就是金合欢,也就是澳大利亚的国花。金合欢树在非洲草原上面其实是很常见的一种树,属于干旱草原上面常见的一种树。

wps3F.tmp
银荆/金合欢

在上海嘉定紫藤园我见到的灯台树,同样的灯台树我还在张家界见到过一颗,这颗明显大很多,大概是这颗树的十倍左右吧,因为是从山上往山谷里面看下去,显得没有那么大,非常得壮观。如果你真的喜欢树喜欢植物,会发现在野外遇到它的时候那种激动的心情,跟在城市里面是不能相比的。所以希望大家在新的一年里面,在看植物观树观花方面有更多的收获,希望大家新年快乐,谢谢!

wps40.tmp
紫藤园里的灯台树
wps41.tmp
张家界看到的灯台树

Q:翻译外国植物书的时候,外国的植物没有中文名,如果没有中文名就是您自己来定义?

Adel:其实目前有名字的不太多,现在已经有人在做这个事情,定中文名,所以我在这里也推荐一个“中国自然标本馆”,把定好的名字放在数据库里面。

辰山帮看君:除了植物还有一些动物和昆虫的名字。

Adel:对,到目前为止我个人用下来,有确定的中文署名,有一些物种没有确定。比如大叶水青冈,这本书我在翻译的时候,我尽量把学名都放进去,如果大家有疑问,可以查学名来确定。所谓的学名是植物唯一确定的名字,拉丁名是全世界通用的,如果说中文名字不准确,可以看学名,像大叶水青冈。

Q:CFH上的命名,我不知道是权威认可的吗?还是植物圈子里面的人把它慢慢命名以后,慢慢再传播开?

辰山帮看君:对于已经有的名字就根据中国植物界来的,如果没有名字的植物,他们有一个讨论组,他们几个人对植物命名比较有研究,我觉得命得还挺好的。拟完名还需要去推广,只要名字用开了就能接受了。他们在命名过程当中也会遇到很多植物名字混起来,要纠正过来也很困难,推广很困难,但没办法,必须要给它一个合适的适合的名字,不管有没有人用,还是要放在上面。所以后人可以去参考一下。

Adel:关于大叶水青冈的名字,因为确定了fagus是水青冈树,grandifolia拉丁文就是大叶的意思,基本是容易认出来的。

Q2:我们生活中不认识的花和树,可以通过什么渠道?或者有一个什么平台?

辰山帮看君:现在有一个识花软件APP,可以去尝试一下。

Adel:你上传一张照片,它可以帮你识别。

辰山帮看君:园林常见的百分之七八十都可以,野生植物可能不行,因为你们接触的都是园林植物,所以一般就够了,叫形色。有一个叫识花什么的,你们去搜就好了,我们不用。

Adel:自己都认识。

辰山帮看君:有三个APP,我忘记名字了。或者你可以进QQ群,花友爱好群。

Q:我们辰山植物园有群吗?

辰山帮看君:或者你拍张照片在微博上问“辰山帮看君”,@一下“辰山帮看君”或者“辰山植物园”,我都会回复。可以帮助你认昆虫,认鸟。微博上有很多高人,如果你用微博的话。或者看微信公众号,上面都有,如果要自学的话,建议还是去看一些常见的园林植物栽培图鉴,上海有一个上海植物图卷草本卷,整个上海能见到的草本植物都有。常见的园林植物,树很多,大家可以看一看。我们很多都是自学的,我们都是看书看网络自学的。

Q:经常是碰到了,需要了想去看一看。

辰山帮看君:当然问人是最快的,找人问。

Q:您刚才说辰山植物园编的那个叫什么?

辰山帮看君:上海植物图鉴。

Q3:刚才说翻译的时候,有国外的一些物种没有定名,你们也会自己有一些命名的东西对吧?

Adel:对。

Q3:我原来做过合欢实验,出现这样一个问题,国外的品种运过来,你翻译一个名字,我翻译一个名字,一个东西很多个名字,怎么办?

Adel:所以我是把学名注在后面的。

Q3:我们经常去看学名,在植物里面我们很多还希望看中文。

Adel:你选一个名字,到谷歌搜索一下,看哪个搜索更多,就优先选择这一个。

Q3:还有植物的一些特定部位专有名词的翻译,这块你们怎么解决?

辰山帮看君:有辞典。

Q3:睡莲有一个词叫Lily Pad。

辰山帮看君:叶片,可能是刚长出来的叶片。

Q3:新生的小叶片吗?

辰山帮看君:可能是。

Q3:因为我一直查不出来。

辰山帮看君:生物类的辞典查不到,那就只能去请教专家了。

Q4:上海植物图鉴作者是汪明海(音)吗?

辰山帮看君:是的,现在这本书准备出一个系列,现在第一个系列草本卷已经编好了,还要出木本卷和室内热带植物的,还没有编出来,再等等。那个书有网站的,如果想买书有网站。没有电子版,有网站。上海数字植物志,有这个网站,网站上面都可以找得到。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