瑞士的野韭菜

文图/藥清玉竹

埃蒙河畔的树林分布有玉竹、木贼草、蒲公英、车前子、覆盆子等,还有美味的欧洲野韭菜。乍暖稍寒万物复苏的初春,绿油油的野韭菜迫不及待地从静默的黑土地里一股脑涌了出来,霸占整个树林的地面。

起初我是不认识它们的,直到有一天,我刚出院,崔大夫夫妻请我去他家吃饭,他们做了韭菜猪肉馅饼——那是我生平吃到的最美味的馅饼。他们早就告诉我,瑞士有野韭菜,但我找了好久都没看到哪儿有又细又长的野韭菜;那天吃过饭,崔大叔亲自带我去埃蒙河畔指给我看,我才认识并永远记住了它。

clip_image002

与国内韭菜长相完全不同,它高约20~40厘米,直茎上有2-3个棱,叶宽2-5厘米,有长长的柳叶刀型叶片。瑞士人叫它Bärlauch,直译为熊葱,因味道非常类似中国韭菜,所以华人都叫它野韭菜。作为欧洲原生的草本植物,它不仅分布于瑞士,在德国、英国等欧洲国家以及北亚地区的草地和林地也有,而我国的野韭菜原产亚洲东南部。

超市里小小一包就得两块多瑞士法郎,这哪儿有亲自去树林采摘来得经济划算又浪漫有趣,如今吃野韭菜在欧洲华人中蔚然成风。在瑞士,每年的三四月份,我都会带着女儿去树林摘野韭菜,辛辣的韭菜香成为了那个时节大自然中最令人难忘的气息。

踩着柔软泥土路,伴耳畔潺潺流水声,我俩沿河寻访野韭菜的踪影,其实路边每过几分钟都能看到韭菜,但我还是愿意跟女儿走上一段路,下一个小坡,到一处空旷少人的林间采摘。那里长满一茬茬的韭菜,看起来好像是专属我家的大型有机韭菜园,我发现这里的韭菜和木贼草比邻而居,有趣的是木贼草属于升提类中药,二者都给人一种往上冲的感觉,足以见造化之妙。

clip_image004

树林里还有野生铃兰(Maiglöckchen),它的叶子很像野韭菜,但毒性足以致死,所以采摘时须十分小心。不同于野韭菜的伞状大花,它开着淡雅幽香的小白花,像小铃铛,叶子也没野韭菜的浓烈大蒜味。

女儿在林中欢快地跑着唱着,有时停下脚步帮我一起摘韭菜,她叽叽喳喳“妈妈,这里有大大的韭菜,我们不用去超市买啦。”一会儿又自言自语:“吃韭菜对身体好。这里这么多中药。”

clip_image006

是的,韭菜的确对身体好,胃以喜者为养,我自己就像瑞士的狗熊一样特别爱好韭菜的味道,即使天天吃也不会厌倦。

它之所以被当地人唤作熊葱,是因为传说狗熊喜欢采食。熊在经历冬眠后需要借助熊葱恢复体力和力量,可见它有补益作用,味道与中国韭菜完全一样,那么性味归经很可能也类似。

我国古代医家对韭菜的性能功效也多有论述。《本草拾遗》认为:韭菜温中,下气,补虚,调和腑脏,令人能食,益阳,止泄臼脓、腹冷痛,并煮食之。叶及根生捣绞汁服,解药毒,疗狂狗咬人欲发者;亦杀诸蛇、虺、蝎、恶虫毒。《日华子本草》云:韭菜止泄精尿血,暖腰膝,除心腹痼冷、胸中痹冷、痃癖气及腹痛等,食之肥白人。中风失音研汁服,心脾胃痛甚,生研服,蛇、犬咬并恶疮,捣敷。

我从小喜暖恶寒,四肢不温,稍微吃点寒凉之物就会胃痛腹泻,生孩子时又因没坐月子,之后一到阴雨天就容易腰膝冷痛;女儿遗传了我的阳虚体质,比一般小孩更怕冷,所以我俩很适合吃韭菜。

曾经看中药书上写,韭菜下面一横,上面一个非字,非字像人的肋骨,意味着它与肝有关,走两胁。人的两胁归肝经所主,我自己心情抑郁时,明显会左胁胀痛,因为肝气从左升,如果木郁不舒,不能疏散升发,肝气郁结,会气血不通,经气不利就会胀痛。

在春天吃韭菜,我明显感到精神振奋,单单闻它的味道,心情也很舒畅,这就和韭菜的生发之性有关。作为瑞士春天最早长出来的草本植物,野韭菜的生发之性极强,而且味辛,类似柴胡、薄荷之类的辛味药有疏肝解郁的功效。然而辣椒花椒之类的辛味吃多容易伤阴动火,所以第一次在崔大夫他家一起吃野韭菜馅饼后,我们还会生吃蒲公英来中和平衡。此外,韭菜配上补阴清热的鸡蛋以及性味偏凉且滋阴的猪肉也算完美养生的膳食。

自从发现野韭菜后,我几乎隔三岔五做野韭菜吃,今天韭菜炒豆腐,明天韭菜鸡蛋饺子,改天又是韭菜盒子或是韭菜炒腊肠,它当之无愧成为我家春季餐桌上的主角。然而因为经常吃,作为“御膳厨房的大长今”,小的我不免惴惴不安,生怕皇上和公主吃多了会上火,好在实践证明它的热性貌似没那么强,我们一直安然无恙,不过因为它是发物,如果有皮肤病的人确实是需要忌口。我一直感觉它有点像人参:都开在树荫底下,汁液多,或许也类似人参由阴出阳的特性;不过只是猜测,不敢下定论。

clip_image008

还有一件有趣的事是,因为韭菜性偏温热,中医认为凡眼疾不宜食用,所以我一直对它心怀戒备。然而放胆吃了以后,我发现没有像生姜那样引起任何不适,反而很舒服,感觉精神更好;后来读到西医的理论,竟然与中医观念相反,营养学认为韭菜中富含大量维生素A,是保护视力的绝佳养料,另外韭菜中所含的硫化物也能促进人体对维生素A的吸收,吃韭菜对预防近视有一定功效。不过韭菜不容易消化,肠胃弱的人要小心。

季节推移,韭菜叶子变老时,我们改吃韭菜苔:韭菜苔炒培根、炒豆腐干;再后来韭菜花盛开时,我们吃韭菜花盐,都很美味。感恩大自然的馈赠,期待来年春天与野生韭菜的再次相会。

- -- -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